你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出版作品 >
出版作品
风雨关东客
页面更新时间:2017-08-23 17:10

      
本篇小说为抗战题材,分上下两篇,共二十余万字,每篇十章,上篇为浴血关外,讲述的是上世纪三八年,安丘大旱,郚南乡南疃庄赵翼德兄弟三人为求生,投亲关外一个叫亚布洛尼的小镇,由于战火原因,投亲未果,无食果腹之际,巧遇自称是商人的老乡吴家财,此人原是国民政府遗散关外的部队营长,现召集旧部,盘踞在大秃岭子山一带的寨屯,主张抗日复国,他们亲眼目睹了吴家财怒杀老团长——现已是苇河县伪县长的白金堂的说客,为求活下去,兄弟三人落草为匪,并练就了一身好枪法。在苇河县城刺探敌情时,主人公赵翼德擅救八路军派往东北支持抗战的共产党人于光辉,从此他走上了积极抗战的艰苦道路。在他得知授意自己一身本领的师傅亓老八是日本人安在山上的奸细时,他大义灭亲,同时自己也被师傅击伤在深山老林,备受日本人欺凌的流浪女人小荷救了他,寂寞的山洞,展开了他们一段短暂、幸福、已苦、已涩的爱情故事。
下篇是故乡抗日称雄,讲述的是他彻底同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国民党顽固派、后又投降日本人的陶新怡决裂,在留山保卫战中策反已投日的团长黄二虎,枪伤陶新怡,完成了从一个逃荒求生,落草为匪的草莽英雄,到一个真正抗日战士的蜕变。
本长篇小说获山东省委宣传部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抗日战争胜利暨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文学征文三等奖、潍坊市重点文艺作品扶持奖、安丘市文化创作奖。

用以透视一个民族在危难时刻的气节
——赵志友长篇小说《风雨关东客》序
刘  辉
    正值中国人民隆重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暨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山东籍作家赵志友先生的长篇之作《风雨关东客》即将付梓。
    值得可喜可贺。这是因为志友先生完成了一件自己多年来,特别想写一册反映家乡人士抗日战争题材小说的夙愿。值得可敬可佩:这是因为志友先生长期搜集、采风、积累本地乡土间流传下来的抗日资料加之文字的艰苦跋涉,《风雨关东客》终于创作成功并且顺利问世。几年间的艰辛,只有岁月知晓,只有本人体味。
    关于抗战题材的文学创作,的确会有许多话要说。
    自“九一八”事变爆发以来,日本帝国主义一直窥视着践踏着侵蚀着中国的土地。搜刮我们的物产,奴役我们的身心,凌辱我们的姐妹,掠夺我们的家园……最早举起抗战义旗的东北抗日联军活跃在“黑水白山”之中,谱写了壮烈的抗日战歌绝唱。
    日本侵略者用赤裸裸的暴虐手段,强制中国人去接受他们的强盗逻辑。可怕的是,一些卑躬屈膝的人,为一己之见、一己之利而丧失了做人最起码的底线。在民族生死存亡的时刻,一些奴才甘心情愿地成了日本侵略者的帮凶与走狗。在东北、在华北、在所有敌占区,汉奸的人数甚至多于侵略者。这是一个难以启齿的史实,是一个民族不愿意重提的耻辱。
    看看现在,也可能是当年汉奸们的后裔,正在用反思历史正视历史的伎俩,而去颠覆、去偷梁换柱当年那些血写的真实。在他们的笔下,敌寇的温情脉脉,汉奸的情有可原,英雄的不耻行为,等等,这种潜在的丑化与美化的倒置,正是民族文化中泛起的浊流,正是娱乐文化中渐起的毒瘤,必须坚决声讨,否则,贻害、曲解不可辱的民族气节。
    历史足以作证,不屈的人们很早就拿起了抗战的自卫武器。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掀起了全民抗战的热潮。首先是中国共产党发出抗战宣言,然后是国共两党的统一战线。在反侵略保家园的共同目标下,全民族同仇敌忾、前赴后继地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殊死的搏杀,直至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
    现在有些反映抗战题材的作品充斥着虚夸、想当然,当成“过家家”式的娱乐游戏。任意丑化或弱化侵略者,以为日寇就是一群经不起捶打的草包。从事实上否认了敌人的阴险狡诈、强悍暴烈。任其荒唐去轻描淡写,抗日战争胜利好像是一次轻而易举的晚宴。由此发展下去,很容易造成解读历史引发误会。
    赵志友的《风雨关东客》,以纵向的叙事趋势,以细腻的人物刻画,比较精彩精准地描述了一个引人入胜的曲折委婉的大义凛然的抗战故事。我个人认为,叙述的思路基本上符合人们思维的走向,没有去肆意地追求故事情节的故弄玄虚而去编织一些虚幻细节。人物性格形成的脉络,通过一些事变的磨砺,也变得真实可信、清晰可鉴。
    小说中,以赵翼德为代表的抗日将士从异地谋生到全身心抗战,每一个故事跌宕起伏连接自然;每一个人物的设置与相互之间的关系不至于叫人感到空泛;几个重点正面人物,如赵翼德、于光辉,成长与邂逅相互交织,写出了赵翼德从草寇到抗日英雄经历,写出了于光辉为代表的八路军临危不惧与英勇善战。
    赵志友先生巧妙地撷取了最为可信的资料与口口相传,把国民党顽固派的陶新怡、汉奸走狗亓老八、伪乡长李枝满等人物的丑恶嘴脸及其罪恶行径描述得惟妙惟肖。
    群众角色的设置。人物由表及里与由浅入深的叙述节奏,彰显了作者对丰富小说骨架的驾驭功底。屡遭不幸的女性小荷,在丑陋与无耻盛行的年代,她用最壮烈最原始的方式杀死日本鬼子,杀死骑在自己身上施虐的混蛋,最后甘心情愿地为本书抗战的主人公而献身,乃至牺牲自己生命。
    主人公赵翼德的妻子已被赵佗霸占。即便赵佗的无耻也逃躲不掉被鬼子残害的命运。许多形形色色的角色或举义旗、投敌,或幡然悔悟、糊涂地死,以波澜壮阔的宽角度、长视角,有效地调度了人物之间动与静的有机结合。
    作者笔下的赵翼德,于光辉最能抒发作者心里所要表达的民族气节。陶新怡、亓老八、李枝满之流的汉奸嘴脸,是作者最为痛斥的,他们的归宿,显然是作者最擅长的布局。芸芸众生之中的农民,质朴、善良会被狡诈、虚伪所绑架。一旦他们觉醒,一定是侵略者的掘墓人。
    赵志友先生的长篇小说《风雨关东客》能在这个时候出版,一定会得到广泛关注。理由有三:一是描写抗战题材的好作品不是多而是少,此作品应该算是不错之作。二是最能显示民族气节的时候就是国家最危难的时候,此小说写的就是这种情绪。三是难见虚构的明显痕迹乃是写作小说的成功之本,此小说的严谨构思与成熟的叙事手法还是值得一阅。
    当前的文化趋向很特殊。娱乐性、猎奇性、穿越性的题材正流行于、泛滥于网络文学之中。智能化全能化的手机普及率直线上升,由此而带来群体的“浅阅读”方式正席卷或覆盖或替代纸媒的深层次阅读。快节奏的工作与生活方式,非但不能阻止“浅阅读”的普及而且还在加剧。
    使用严肃的笔触、以事实为依据、以擅长讲故事的叙述——长篇小说《风雨关东客》在此时诞生,既要接受纸媒的阅读群体下坠的事实,又要挑战“浅阅读”浮躁习气的盛行。众多考验,相信作者有心理准备。因为,作品的行文质量乃是最大的考量标准。因为,重视纸质阅读的感受,还大有人在。
    历来有“酒香不怕巷子深”之说。但愿《风雨关东客》广受关注;走得更高更远更好!是为序。
 
2015年7月15日   
 
    
    (刘辉,笔名文军,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华语红色诗歌促进会副会长。当代中国出版社《老北京那些事儿》系列丛书著作权人。其所著的京味儿散文、诗歌、诗词散见各媒体或网络)
 
 
 
 
 
 
再现民族的伤痛与坚强
——赵志友长篇小说《风雨关东客》序
张克鹏
    著名作家王耀东先生,是我认识不久的一位文友,他的籍贯是山东潍坊,现在北京办杂志和从事文学创作。几次电话往来,我们还共同做过一些小事,觉得他有能力,人品好,自然就在心上信赖起来。
    不久前,他没打招呼给我发来赵志友先生的长篇小说《风雨关东客》,说让我为该书写篇序。我很愕然。愕然的原因有二:一是没有时间; 二是不习惯他这种“空投”的做法。但出于一种友情,只得改变一下习惯,不得不“顺势”而为。
    我一向认为给人写序,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胡乱地美言一通,加些庸俗乏味五彩斑斓的泡沫,也许能够满足作者的虚荣,但欺骗了读者,作序者注定挨骂!面对一部优秀的作品,如果不沉下来,认真地咀嚼和品味,认真地走进作者的感受中,注定采撷不到书中的精华。点击肯定是乏力的,语言肯定是乏味的,劳动肯定是荒废并且不讨人喜欢的。
    因此,我在一个比较凉爽的日子里,认真地读完了该书稿。本书的故事曲折生动。1938年,山东安丘郚南乡大旱,赵翼德兄弟三人逃荒投亲东北,客栈里,认识了自称是山东安丘县舒泉乡的老乡商人吴家财。此人是民国政府溃散关外的国军营长,召集了一些旧部,盘踞在大秃顶子山下的寨屯,自称大当家的,主张抗日复国。与其原上司团长(苇河县伪县长)白金堂闹得水火不容。赵家兄弟三人目睹吴家财怒杀白金堂的说客——小花六,被其民族气节所感染,矢志随从。吴家财派心腹亓老八授其三人“夜光打钻”、神枪等绝活。后赵翼德在苇河县城,擅令手下劫了日寇法场,救了共产党员于光辉等。惹恼吴家财,被处以禁闭。吴与国民党顽固派——流亡的国民党滨江省党部副主任陶新怡,密谋沉潭害死于光辉,赵翼德再次机智相救并托人送于下山。非但没有暴露自己,相反却得到陶新怡赏识。赵翼德发现师傅亓老八是双面间谍,只身跟踪师傅而去。故事就此展开,日寇的野蛮、凶残,汉奸的卑鄙、无耻,仇共分子的狭隘、歹毒,平民的厄运、不幸,正义者的疾愤、战斗等场面均被一一呈现。日寇对平民百姓的追杀,共产党人对日寇的追杀,正义者对汉奸的追杀,平民对野蛮行径的讨伐,开放在血泊中的爱情之花,民族大义统领下的种种恩怨情仇均为故事脉络的生动延续……
    本书不仅体现了中华民族那段特殊岁月的伤痛与坚强,还塑造了几个生动的人物,能够以崭新的文学姿色和特有的文学精神让人眼前一亮。赵翼德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山东汉子,在他的身上,既有农民本真的憨诚、良善,又有苦难生活历练出的勇敢和智慧。当他知道授以他绝技的师傅是一个双面汉奸时,仇恨立刻取代了敬重。在与师傅一枪决生死的对决中,他一抛师恩,一枪将师傅毙命。他没有文化,也不懂什么大道理,是日寇的残暴激发了他的民族大义。这一形象的特点,在于他真实、可靠、可触、可摸、可信。陶新怡是一个以抗日嘴脸出现,而内心惧怕日寇、仇恨共产党的顽固分子。为了掩其祸心,他表面上感恩戴德,而实际上是一个不顾民众死活,关键时刻不惜将大众喂虎狼的极坏分子,他应该是一代卖国贼的典型化身。小荷这个人物写的更是有根有土有枝有叶。她对日寇的仇恨来自于遭受轮流强暴后,她对丈夫的报复来自于丈夫不懂得珍重感情的价值,反而对自己的不幸雪上加霜。她对赵翼德的爱来自于女性很本真的善良。她是个小人物,但她爱憎分明;她的举动是千千万万个被激怒的劳苦大众的代表。此外,书中的其他人物,如伪县长白金堂,以及吴家财、李枝满等,均写得有角有棱,有声有色,颇让人感动。
    他很注重写生活的细节,写得很趣味,再就是那种独特的民情风俗,透视出一种天然的地方神韵,也许有了这种个性的、地方的方式描写,才成就了这部作品。
    我发现书中个别语言还不够精细,需要在出书前,进一步细心打磨一下,不然它会影响阅读的快感,我从作者不错的文字水平来看,完全可以改好,成为一部比较完美的大作。希望作者再努力一把,尽量不要留下什么遗憾。
    愿以斯文,寄于一位遥远的陌生作者。一切以文中呈现为准,褒贬与距离远近无关。
    是否作序请自便!
 
                    
张克鹏            
2015年7月28日于得神斋   
      
 
    (张克鹏,笔名太行墨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书画院特聘书法家。河南省文学院签约作家,河南省“四个一批”人才、副研究馆员。中国当代碑派文人书法家,中国最具网络人气2014年度十大书法人物,多次在国家书法大赛中获奖。书法导报社等单位曾联合在河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展厅举办“太行墨夫·青年作家·书法家张克鹏书法作品展”)

 

展开